素錦時光

都說秋天是一個感傷的季節,適合詩意行走,適合驀然回首,而我越發覺得,冬天像是個孤獨的老人,蹣跚於時光的經軌之中,飽受風霜,脈脈不語,步履間,驀地佇立成一朵冰花,蕭殺、莊重,一望,極盡天涯。

寒冷的氣候,更適合蝸居,因而文字一精再簡,所有淺淡的情緒大都融入平凡的煙火裏,也甘願做一個俗人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偶爾散落在人群中,無意逗留欣賞路邊的一草一木,隨人流流為一個匆匆的過客,流向不知名的遠方,莫名地鍾情著,無聲的流浪。這時光,極素,素得如白水,鑒心,心裏是一片清澈,仿佛一瞥便探進了心底似的。

殊不知,這女子,心有乾坤,指尖輕點,紙墨飛花,紙上有大好大好的小時光,不過都是些細碎的遐想。雖未能與冬日的飛雪撞個滿懷,卻於這如素的絹上,點點繡滿了時光的印記。每一針是成長路上的相遇,每一線是清晰如數的記憶。

今天在K歌裏看見了一些關於青春裏的歌曲,就光是寰宇家庭看著歌名,記憶已開始漂浮。目光迷離,我的心穿過記憶的長河,飄向更遠、更遠的時光。我開始懷念青春,懷念青春裏的那些人。

我不止一次地在懷念青春,有人說,你正值青春啊。可我不以為然,青春是什麼?不過是在尚且懵懂的年紀,情竇初開,以歡奇心看世界,一切盡是稀寶,一切也是美好。單純和真實是青春獨有的味道,乾淨無瑕。我以為的青春,是在你即將懂得世事前最天真爛漫的時光,是從未觸摸感情的我不經意間碰到了異性的手,那種羞澀而生動的心思,是男女之間有彼此溫暖的因數卻又無關愛情的朦朧情愫。因了短暫和純潔,青春才是如此地珍貴。

青春只有一次,可我卻遲遲不肯為青春寫點什麼,我怕記憶的匣子打開,心事便氾濫成河,淹沒了本該屬於花季的燦爛,劈頭澆來一場雨,很長很長的雨季,淋濕了我的心,分不清那是淚還是雨。

前些日子,分別了六年的好友突然給我發來消息問:“你還好嗎?”,六年的光景一晃而過,曾有過的回憶早已被沖淡得一碧如洗。我只淡淡地回了句:還好。他開始向我道歉,承認以前的自己太過幼稚衝動。那時的他有著過度的佔有欲,喜歡我必是要得到,若不得,恐鬱鬱而終。我總說他是個孩子,因為年輕才顯得驚天動地。六年的時光果然能使人變得成熟,如今我看得到他早已有了自己的家,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,這莫不就是最好的結局。過去了的,何必再提。

儘管只是一刹,那也是屬於青春的記憶。撩開一簾幽夢,那裏是無數的歡聲笑語,也是令我最難以忘卻的一段時光。六個來自天南地北的姑娘,因了相同的一份通知書,會聚在一起,共度過四年的大好青春。那才是青春,是人生中最純真美好的一程光陰。

我始終記得,畢業那時,我沒有哭,甚至掉一滴眼淚。此後的兩年時間裏,我都未曾寫過半點關於那段記憶的文字。我以為是我已心性淡然,不在意花開花落的悲傷,只尋求雲卷雲舒的恬淡,原來,於無聲處,我悄然選擇了在繁華歷盡後,把那段時光珍藏在我心的深處,帶著它歸隱,直至風乾成老舊的信箋,摻著時光的味道,待到老了,還能拿出來念念。

宿舍裏的老大是我們共同推舉出來的寢室長,那個姑娘她和我關係最好,四年裏永遠一起上課,一起逛街,一起吃飯,也一起單身,而其他四個都談了戀愛;老二是一個美麗的東北姑娘,在我眼裏是舍花,水瓶座的她如風來去,你摸不清她到底做些什麼,但為人誠善,和我一樣寰宇家庭愛讀散文類的書;老三是個極其可愛的姑娘,談吐溫柔,卻不矯情,那個姑娘她和我一樣喜歡許嵩,經常一起聽他的歌,搜索一切關於他的訊息;老四是個小家碧玉的本土姑娘,愛學習,我們娛樂的時候她在學習,是我們眼中公認的好學生;老五就是我了,性格直爽愛矯情,在文字裏憂鬱,在人前耍瘋大笑,寫點小詩就忙不迭的拿去顯擺,獲得來自舍友們的讚美之詞,滿足虛榮心。小六是一個女強人類型,一邊忙著各種事務,一邊也不落下戀愛,畢業典禮上還鬧了一場男友手捧鮮花當眾下跪求原諒的劇碼,賺足了眼球和回憶,可四年的感情終是結束了,我明白,一旦過去,就不再回頭。

經年已過,那些姑娘們都幸福了嗎?四年的相聚後,我們重歸天南地北。仿佛那四年的光陰,本就是為了離別而衍生的。導員曾說:“離別,是為了下一次更好地重逢”,我記著,不是說好了,結婚的時候相聚嗎?那麼第一個是誰呢?是誰,能給我們一個奔赴的理由,隔開空間的距離,讓我們得以來一次離別後的重逢呢?

近日來,我見旁邊宿舍接連發出相聚的照片,那是她們的舍友結婚了,她們終於又相聚了。那是在遙遠的北方,十幾個小時的車程沒有阻礙她們任何一個人前行的步伐。我施施然地開始遐想,那麼東北更遠啊,是最遠最遠的北方啊。若非我的舍友在東北,我想這一輩子都不會去領略那北國風光、萬裏雪飄,但若她哪一天穿上了婚紗,圓了她小女人的一個家,我便是要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了吧。

那年,我迷上了文學。先是從寫一些小詩開始,寫她們的名字,一個個地念給她們聽,並沾沾自喜。她們也聽不得好壞,只顧讚美。且一致說道,若日後我出書了,要帶著簽名地給她們送一本,若是再辦個簽售會,她們就去捧場,並且自豪地揚言她們曾是我的室友。多麼單純而溫暖的情感啊!可我卻遲遲未曾為她們寫過隻言片語,為青春作一篇序,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。

自別後,我經歷了一系列的故事,終於把自己低成了一朵低眉的花兒,不再高傲,不再喧囂。沒有了她們的朝夕相伴,我的生活素成了白月光,腦海裏依稀浮現舊年裏的錦色時光。她們在記憶裏熠熠生光,如錦,變成了最好的模樣。

那無疑,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信仰。

你來也好,我去也好,我相信,世間的相遇,是久別重逢,而世間別離,亦終會寰宇家庭重逢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